落魄公子

酒香也怕巷子深
没有微博禁止转载

『反方向的钟』17——【李简】


简隋英被逼着塞了两片退烧药窝在办公室的沙发里卧汗,见他那副病恹恹的样子,秦队长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的火顷刻泄下去了,然而新的怒火又开始蠢蠢欲动,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的人。


偌大的办公室连盒感冒药都没有,还得管秘书要,秦晚照看着就来气:“连小朋友都知道家里学校要常备个医药箱,你几岁了?眼睛才好几天就嘚瑟,最近去复查没有?”


简隋英自知理亏,窝在沙发里不吭声。


秦晚照耐着性子哄他:“起来,咱们去医院。”


简隋英本来脑袋就昏昏沉沉的,一天没咋进食的胃也开始跟他作对,他感觉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充斥着“难受”二字,一句话都不想说,只冲着秦晚照摆手:“不去,我不去。”


“你都多大了还讳疾忌医?”


简隋英有点心虚,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捂肚子,只悄悄把膝盖蜷起来抵御疼痛,“真没事儿,吃完药躺会儿就好,你不是复职了吗?赶紧回去上班吧,不用管我。”


秦晚照让他气的哭笑不得:“不去医院也行,我送你回家,你在这窝着也不舒服阿。”


他不提回家还好,一提简隋英就回想起那晚李玉突然出现在他家的情景,赶上恐怖片了。他本来想搬到自己另一套房子去,可那房子太久没人打扫,他这么一犹豫,正中秦晚照下怀。他慢慢把人扶起来搂着,“得,要么去医院,要么去我家,没有第三个选择。”


车开到一半,可能是药效起作用了,简隋英感觉自己没那么难受了,他缓缓坐直思量着要不要让秦晚照顺路给他放在哪个宾馆,还没等他斟酌好措辞,那人手机响了。


“姓秦的,麻溜来我家把你的死猫领走,不然我可就要灭口了!”


上了一天班,乔副队拖着死狗一样的身躯刚进家门,赫然看见被秦元霸挠的四分五裂的懒人沙发,顿觉血压狂飙。转念又想起白天那死猫的主人不顾兄弟情义抬屁股就跑的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样的兄弟必须绝交,这样的死猫必须上交!


秦晚照毫无防备,被他这一嗓子吼得感觉自己短暂耳鸣了,简隋英在旁边更是听的一清二楚,不禁疑道:“你怎么把猫放他家了?”


说起送猫的理由,秦队长心里那个憋屈,顾及到那人抱恙的身体,脱口而出的逼问又活生生忍下去了。两人商量一致,直接前面调头去乔笙那接猫祖宗回家。


李玄被突然“诈尸”的李玉吓得不轻,还没等他回话,李玉身子一侧又歪倒了,李玄摸不准他这次是真晕还是装的,经过一番暴力鉴定后才勉强得出结论,他弟弟是真的又晕过去了。


李玄活到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回光返照也不过如此了。他猛地掉头往医院疾驰,直到李玉被推进手术室,他都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手术很顺利,病人后背的刀伤已经缝合了,其他都是皮外伤,不打紧的。”医生说完就想走,却被李玄一把抓住了胳膊,他费力地咽了一下口水,有几分犹豫道:“医生,你确定没有其他问题吗?我弟弟刚才明明晕了,突然醒了说了句话,然后又昏过去了,这不正常吧?”


医生狐疑地打量了他一眼,心里可能在骂哪来的神经病,然而在神经过度紧张的病人家属面前还是勉强维持了一下专业素养:“正常来说深度昏迷状态中的人是不会突然清醒的,我们已经仔细检查过,他身上的确都是外伤,至于详细的检测结果要等明天才能出来。”


李玉到底是年轻底子好,恢复的速度异于常人,李玄看着病床上渐渐转醒的人陷入了沉思。有那么一瞬间,他开始反思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错了,他以为把一切抹掉是对李玉好,可李玉真的好吗?短短半年时间,李玉进了两次医院,状态肉眼可见的差,更重要的是他仍在同简隋英拉扯,跟上辈子比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李玉缓缓睁开眼看着他哥,似乎能洞察他心中所想:“哥,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解释的吗?”


李玄叹了口气,却仍抱着一丝希望在试探:“你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这话有两层意思,李玉却定定看着他,半晌才回答:“比你们晚了点,在国外集训的时候。”


这话一落地,彻底打破了李玄的美好幻想,李玉跟他们一样是从未来穿回来的,毋庸置疑。


事已至此,他只能把一切和盘托出:“我和隋英也是为了你好,李玉,你不要孩子气,人生总归是要有取舍的。”


“所以他跟你商讨一致的取舍结果就是不要我?!”李玉的情绪忽然爆发,说话的时候整个胸腔都在震。


李玄见不得他这幅没出息的样子,仿佛离了简隋英就不能活,他精雕细琢活了快三十年,从来没有人能如此牵动他的情绪,所以恕他不能感同身受,“人家都放下了,你这么死抓着不放有意思?我坦白告诉你,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决定。你的宝贝心肝儿,从回到过去的那一刻起就没想过跟你再续前缘,你醒醒吧!他简隋英是个生意人,及时止损是他的信条,而且我并没有阻拦你们见面,可结果呢?他不还是转头投向了别人的怀抱,这样的态度还不够明显吗?”


这段话像钉子一样嵌进李玉耳朵里,刺激的他把呼吸逼成了喘息,他眼中孕育着风暴,声音却冷的直掉渣:“所以你给我介绍女朋友也是受他所托?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帮他?”


李玄闭了闭眼,无奈道:“我帮的是你,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重蹈覆辙。李玉,你还年轻,有些道理你不懂,人可以在年少的时候追求一场轰轰烈烈的感情,但不一定要有个结果,多少人都是抱着遗憾过余生,错过才是人生常态。”


李玉拳头攥的死紧,额头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似乎在竭力忍耐着某种情绪,他上半身越过床位去翻自己的外套,像是要找什么东西,却一无所获。


李玄生怕他抻到伤口,急道:“你找什么?哥帮你找。”


李玉慢慢抬起头,红着眼睛说,“哥,你走吧,从今以后就当没我这个弟弟。”


李玄扬起巴掌就想抽他,举起的手却在和李玉的对视中缓缓下落,最终还是负气离开了。他实在没必要和一个病人计较,给李玉一晚上时间冷静冷静也好,然而他第二天一大早去医院看人的时候,病房却空了。


李玄准备去服务台问问,却在走廊里遇到了昨天的医生,“你来的正好,我刚要找你,你弟弟的检验报告出来了,他身体里确实有一定的刺激性药物残留,所以才会产生你昨天所说的那种现象。”


李玄茫然无措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秦元霸几天没见简隋英,几乎要黏在他身上,秦晚照可不惯着它,单手提溜着它的后颈把它拎起来教育:“小兔崽子,你还学会拆家了?在家里怎么不敢呢?没有家长看着就敢作恶,罪加一等!断你半个月罐头,下次再敢这样,你以后就再也别想吃罐头了。”


简隋英在一旁撑着下巴看秦队长教子,突然意识到秦晚照跟他以往认识的人都不同。他身上既没有纨绔子弟的纸醉金迷,也没有特权阶级的自视甚高,藏在骨子里的反而是那种小康家庭出来的小孩才会有的脚踏实地。这样的人不见得家境多优越,但他的父母一定很恩爱和睦,也只有从小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了才能知道怎样去恰如其分的爱别人。


简隋英又想起白天在办公室那人硬拽着自己不让走的样子,不知被戳中了什么点,整个人笑的停不下来。秦晚照这边正在“指桑骂槐”的教育一号混球,却见另一个混球笑的前仰后合,不禁有些尬住了:“你抽什么风?又不难受了?”


等简隋英笑够了,才抹着眼角笑出来的眼泪说:“秦队长,拜托你以后千万别再演什么霸道流氓警察了,太违和了哈哈哈。”


秦晚照满脸黑线???


简隋英趁机走过去揪着他的脸扯,一点也不像替秦元霸公报私仇:“真的,要怪就怪你的脸,谁让你就长了一张正义凛然,除暴安良的英雄脸,演变态不符合你的人设,看着就像卧底哈哈哈哈。”


秦队长没理会小屁孩的幼稚行径,也可能是刚在饭桌上终于听到了那人两句实话导致的心情大好,水滴石穿,来日方长,他等得起。


这天碰巧赶上简隋英车限号,下班的时候就随便叫了辆滴滴,他手里捧着个不大不小的纸壳箱子,车一来他就把箱子塞进后备箱里了。


刚坐进后座,秦队长的电话就如约而至,简隋英却把话抢在他前面:“你不用过来接我,我不是给元霸买了个烘干机嘛,结果把地址填成我公司的了,你下班直接回家吧,我叫了滴滴顺路把东西捎回去。”


秦晚照嘴一撇:“你还真买了啊?我用吹风机吹的不是挺好吗?多此一举。”


简隋英冷哼:“我不觉得你满屋追着猫吹毛的样子好到哪去,费时又费力,老年人偶尔也要适应新科技。”


眼看着赵局亲自来办公室逮他,秦晚照火速转过身捂着话筒低声道:“你就惯着它吧,对了,xx区出了一起连环杀人案,我得临时出个任务,先不跟你说了。”


“哦,好吧,那你注意安全。”简隋英说着就要挂电话。


“等会儿!”

“又干嘛?”

“家里没饭了,我一会儿路上给你点个外卖,你到家的时候差不多能送到。”

“用不着,我自己会点。”

“不行,你点的都是垃圾食品,不能吃油炸,不能吃辛辣,不能吃……”


“再见!”秦队长话还没训完,简隋英就强行挂断了电话,然而他嘴角的笑意还没收回去,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简隋英猝不及防被闪了一下,原来是信号灯。


简隋英这才正眼看向司机的背影,那人穿着很厚的羽绒服,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和口罩,半张脸大的墨镜把他的眼睛遮的严严实实,看样子年纪不大。


简隋英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只见那司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铁盒往嘴里倒,随着牙齿咬碎颗粒的声音,顷刻间车厢里弥漫着一股强烈的薄荷味,比上次还要浓郁的多,让简隋英立刻意识到他是谁。只可惜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黑夜中的车子就如同猎豹一般驶向另一条岔路,速度快的简隋英几乎以为李玉要跟他同归于尽。


简隋英默默系上后座的安全带,一言不发地盯着李玉的背影,不知道开了多久,车子终于停在一处废旧的工厂边上,简隋英是被硬生生李玉从车上扯下来的。


还没出正月的北京依旧冷的要命,阵阵寒风裹挟着简隋英,几乎要把他吹透了,然而李玉却不为所动,铁钳一般的手如同焊在简隋英手腕上,等被他拖着踉踉跄跄进到建筑里面的时候,简隋英双腿冻得都快没有知觉了。


李玉卸下脸上的遮挡,简隋英这才发现他眼里一片血红,他掐着简隋英的脖子把他掼在石柱上,太阳穴突突直跳,“怎么?跟他说话这么开心吗?你这是穿越回过去找到真爱了?你他妈的冲我笑几回阿?!”


简隋英被他掐的说不出话,下意识就去踩他的脚,李玉却感觉不到疼痛,他的手慢慢抚上简隋英的脸颊,眼睛红的能滴出血来:“这么美的一张脸,却偏偏是个贱人!简隋英,我们结婚了,结婚了你懂吗!?有什么话不能跟我说清楚!你直接告诉我我们会发生什么不好吗!为什么要去找别人?”


简隋英被他掐的脸红脖子粗,硬是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李玉,你他妈自己傻逼被简隋林忽悠的团团转,我凭什么三番四次为你的愚蠢买单?”


李玉的眼神像冰刀子一样,几乎能剜下简隋英的肉来:“我的确是个傻逼,我从船上醒来的时候还在为你找借口,可现在仔细想想,即使你躲着我,即使你不再追着我跑,我还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在我穿回来之前,我就爱上了你!可你呢?你却清醒着背叛了我!”


简隋英让他这倒打一耙气的腔子疼,他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想跟李玉说。


李玉却不依不饶,“我真恨不得掐死你!你后悔跟我在一起了是不是?是不是?那个穷的叮当响的警察就那么好?你就那么稀罕他!你们俩恶不恶心?还是说你遗传了简东远的基因,天生的朝三暮四,喜新厌旧阿?!”


简隋英瞳孔倏地一缩,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


——————————————————

作者的话:


这架吵的李玉难受,简隋英难受,我更难受,可我好爱这种爱恨纠葛的极限拉扯,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痛并快乐着吧。

评论(119)

热度(676)

  1. 共2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