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公子

酒香也怕巷子深
没有微博禁止转载

『反方向的钟』16——【李简】


漆黑的房间里,简隋英是伴着李玉缠绕在他耳畔沉重的呼吸声再度睁开眼的。李玉今晚似乎有些体力不支,骚话放的挺欢实,但实际上只来了一次。


上一秒这人还在简隋英耳边喋喋不休,深情款款的说:“简哥,你乖乖的,呆在我身边,不好吗?为什么要看别人?就只和我在一起,不好吗?”


简隋英嘴角冷笑的弧度还没扯到位,李玉就以一种极其笨重的方式扑倒在他身上,与其说睡过去,不如说是昏过去了。


简隋英怔愣片刻,接着万分嫌弃的推开他,李玉就跟一具沉重的尸体一样栽倒在地。简隋英勉力撑起身体坐起来,好在李玉这次算得上温柔,简隋英也没遭太大的罪,但那个地方应该还是轻微出血了。


简隋英拧开床头灯,拿起辜呈铭给他配的药膏跨过障碍物直奔浴室,连一个眼神都不肯给仰躺在地上的李玉,等他出来的时候,那人还静静地躺在原位。


靠!不能是猝死了吧?!简隋英不由自主想到几年前看过的新闻,一个男孩儿和女朋友初试云雨情,结果因为太激动猝死了。李玉死了倒不要紧,但他可不想因为这破事儿出名,那也太丢人了!


简隋英冷冷看着地上的人,抬起脚给他翻了个面。这场单方面强迫性质的欢爱让简隋英异常抗拒,所以他的双手全程都没有跟李玉有任何接触。因此直到此刻,李玉那堪称色彩纷呈的后背才直喇喇的展示在他面前,他掀开李玉的外套,一道近乎贯穿整个后背的刀伤,外加数不清的伤痕淤青占据了他的全部视线。


简隋英冷淡的目光游走在一道道伤痕之间,半晌才蹲下身把手放在李玉鼻子下方探了探,还有气。简隋英猛地缩回手,眉头死死拧成一个结,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他跟李玉究竟是有什么杀爹抢娘的滔天仇恨,才能让李玉这么对他,身负重伤也要不远万里来强奸他。


如果这是李玉表达爱的方式,恕他不敢苟同。


他本来想的是趁李玉睡着把他勒个半死,他简隋英又不是炕头,是他妈谁想上就能上的?但看李玉现在这幅奄奄一息的样子,他一点儿动手的兴致都没有了,跟一个疯子较劲,别人容易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疯子。


简隋英拿起床头的手机,直接给李玄发了一个视频邀请。李玄半夜三更被突如其来的铃声吵醒,然而更惊悚的还在后面,简隋英隔着镜头拿起一把水果刀架在李玉脖子上:“给你二十分钟,滚过来接你弟弟,不然我这刀可就不一定扎在哪了。”


空无一人的公路上,李玄硬生生把座驾开成了云霄飞车,生怕晚了一分钟,他那个宝贝弟弟就会被简隋英多削下一片肉来。


简隋英拒绝跟李玉同处一室,于是一个人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等李玄,结果不到二十分钟,他就睡过去了。一阵咣咣咣的砸门声把他从浅睡眠中惊醒,他睡眼惺忪的去开门,李玄却在他开门的瞬间揪住他的脖领,眉毛挑的老高,厉声道:“你对我弟弟做什么了?”


简隋英以为自己会暴跳如雷,然而他的躯体反应却出奇的平静,他冷眼打量着眼前这张和李玉有几分相像的脸,心底涌上一股难以名状的厌恶之情。他从前判断的没错,这对兄弟刻在骨子里的冷漠和自私早已成为了他们下意识的自保机制,一旦愤怒上了头,所有的理智都会被摧毁,比起静坐思己过,他们更擅长反击和进攻。


他用力往回扯自己的领子,嘴上也忍不住开启了嘲讽模式:“你们李家人还真是一脉相承的不要脸,你弟弟会玩监禁强奸,你这个当哥哥的会倒打一耙,怎么?道德品质败坏是你们的家风吗?”


“你说什么?”李玄诧异地瞪大了双眼,这才正视简隋英,他的目光不自觉停留在那人被他扯乱而不慎裸露出的肩膀上,顿觉自己半边脸都要烧着了,不知道是惭愧的还是臊的。


他带着李玉仓惶逃离,简隋英在他身后呵斥道:“李玄,我不管你们家现在还管不管得住他,事不过三,再有一次,我亲手送你弟弟进监狱。”


李玄脚下踉跄了一下,到底没回嘴。李玉后背的伤一看就是经历了一场混战,这小子这段时间神出鬼没的究竟干嘛去了?他把不省人事的李玉扶到副驾上给他系安全带,却意外看到了李玉被咬破的嘴角,联想起刚刚简隋英那泛红的眼角,李玄不知怎的竟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趁他呆愣的片刻,李玉缓缓睁开眼睛,黑亮的眼眸中竟隐藏着一丝寒意:“哥,简哥好看吗?”


秦晚照这个年过的相当没滋味,他爸妈给他安排的相亲对象他一个都不肯见,每天就那么魂不守舍的发呆。他爸妈以为是局里出了什么大案要案,受正义感驱使,大年初三一过老两口就把秦晚照赶回了北京,然而秦晚照的停职令还没撤,正当他在机场犹豫要不要临时改签去其他城市逛逛的时候,他接到了赵局的电话,要他立刻返京。


赵局把平日里从不离手的保温杯往桌上重重一搁,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他从小警员实习生亲眼看着成长到了刑侦队长的爱徒,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去,把门关上。”


秦晚照不仅关了门,还谨慎的上了锁:“师父,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是不是上面的处理结果下来了?”


老头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透过镜片看了他一眼,沉声道:“我想先听听你的解释。”


秦晚照面不改色,称谓却变了:“赵局,我还是坚持我原来的理由,当时那个情况下,营救人质是我最重要的事,我不认为我的选择有错。”


赵局气的直拍桌子:“没说不让你解救人质,但丢失配枪,你知道这对于一个警察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歹徒拿枪指着人质的太阳穴要我放下武器,我没有其他选择,我当时的注意力全部在人质身上。至于枪是什么时候被掉包的,我确实有疏忽,对此我无话可说,也接受一切处理结果。”


赵局忍不住站了起来,原地转了几圈,联系一下前因后果,他又何尝看不出这是有心人设下的一个局,他冷哼一声:“那你倒是说说,你和那个简隋英又是什么关系?”


话题转变的猝不及防,秦晚照顿时僵在原地,“什么?”


赵局欲言又止,心里不禁有些愤懑,这帮目无法纪的阶级特权们,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哪来的资本跟他们斗?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里面装着秦晚照的处理结果和配枪,老头无奈地一摆手,“上面的处理结果下来了,警告处分,停职的撤令也下来了,拿走吧,下不为例。”


秦晚照看着桌上的文件袋,一动不动:“师父,这是什么意思?”


赵局吐掉不小心灌进嘴里的茶叶渣,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什么意思?有人害你,又有人保你,现在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明天开始正式复职。”


秦晚照眉头紧蹙,下意识有个可怕的猜想,“师父,谁保的我?”


“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赵局知道他一时消化不了这些,更难听的忠告到嘴边堪堪咽了下来,他起身走过去拍了拍秦晚照的肩膀,用一个长辈而非领导的口吻劝诫道:“孩子,你们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听师父一句劝,趁早抽身吧,眼看三十了,心里得有数阿。”


秦晚照一出赵局办公室,就被他们队闻讯赶来的队员簇拥着回到了刑侦队,然而大家七嘴八舌的关心和问询一个字都没传到他耳朵里。他长到这么大,第一次觉得脑子不够用,赵局话说的隐晦,但结合一下最近发生的事,他拼出了一个心惊肉跳的真相。


李玉一个学生为什么会那么快知道他被撤职的消息?简隋英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跟他说分手?本来应该为期很长的停职令为什么突然撤了?赵局说有人保他,这个人除了简隋英,还会有谁呢?


简隋英!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秦晚照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抓起车钥匙就跑,留下一组凌乱的同事们面面相觑。他不是第一次来简隋英公司,但之前都是在外面等,进大楼还是头一次,由于没有预约,秦队长毫无疑问被保安拦住了,前台小姑娘对着大帅哥忍痛说出了拒绝的话:“不好意思,没有预约真的不能进。”


秦晚照低头看着她,紧接着从兜里掏出自己的证件往姑娘眼前一摊:“现在可以进了吗?”


刚毕业的小姑娘第一次见气势汹汹往公司里闯的警察,当下就慌了手脚,一边乖乖放了行,一边迅速给简隋英拨过了内线。她心里祈祷着公司千万别出事,然而他们的老板声音听起来竟然异常平静,只说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简隋英忍着头晕脑胀窝在办公室查东西,昨晚趁李玄赶来之前,他把李玉从里到外翻了个遍,却只从他的裤兜里翻出一个空了的小铁盒,他曾经见过李玉用它装薄荷糖,上面刻着他不认识的外国文字,然而秦晚照的那把枪却不翼而飞了。


他费力巴拉检索到的文字也只是毫无意义的外国薄荷糖品牌,不具备任何价值,但直觉告诉他李玉在做一些不一般的事,他身上的伤就是最好的证明。


挂断电话的简隋英迅速把办公桌上的资料一股脑塞进了抽屉里,他还没摆好应对秦晚照的表情,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一阵人为带来的小旋风刮开了,简隋英抬起头愕然看着秦晚照,头一次从这个人身上看到了毛头小子的冲动。


秦晚照回手带上门,富有侵略性的眼神却缠在简隋英身上不肯放,简隋英让他盯得有些发毛,强自镇定道:“你怎么来了?”


秦晚照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语气有几分责备:“我不该来吗?”


秦晚照从来没用这种眼神看过他,简隋英几乎立刻意识到这是一种带有审讯性质的眼神,沉甸甸的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秦警官,你这样无理取闹我可要告你私闯民宅了。”说着起身就想离开。


秦晚照哪能就让他这么走,就在两人要擦肩而过的时候,秦晚照一把拽住他的手腕把人逼到了墙角:“话没说清楚呢就想走?”


简隋英用力往回抽手:“松开!还有什么没说清楚的?”


秦晚照死死盯着他,不肯放过这张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帮我?别跟我说我这么快复职不是因为你。”

 

简隋英愣了一秒,随即嗤笑道:“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简隋英好歹花名在外,跟过我的人就没有亏待过的。之前我包过的一个小男孩儿,房子和户口都是我解决的,论姿色,秦队长远胜于他,我帮点小忙也是分内的,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简隋英这幅吊儿郎当的德行把秦晚照气的七窍生烟,他用大手卡住那人的下巴,声音低沉的有些严厉:“是吗?在你心里,我跟他们一样?”


简隋英眼睁睁看着那人瞳孔里自己的倒影越发逼近,整个人却不闪不避,就在两人即将唇齿相依的时候,秦晚照另一只原本搭着他脉搏的手突然上移到了额头,两秒过后,他怒道:“发烧了怎么不早说?!” 


——————————————————

作者的话:


最近身体原因加上三次元其他琐事,这章拖更了太久,实在抱歉,之后会找时间补写番外的,如果我忘了,大家提醒我哇~

 

评论(70)

热度(611)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