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公子

酒香也怕巷子深
没有微博禁止转载

『反方向的钟』20——【李简】


“我他妈杀的就是条子,简隋英,记住,他是为你死的!”


听到这句话,刚才还在拼命挣动的简隋英瞬间安静下来,脑海中浮现的记忆迅速将过往穿成一根细线,寺庙里老者那句“执迷不悟,害人害己。”此刻犹如炸雷回响在耳边。


是他害死了秦晚照,杀死秦晚照的人是李玉,而这场纠葛里,最无辜的偏偏也是秦晚照。想到这,简隋英心中对李玉滔天的恨意再也克制不住,李玉不爱他的时候处心积虑的想要搞垮他,爱他的时候又极度自私地毁了他重新拥有的一切,如果这个人肯放过他,兴许他还能多活几年。


李玉眼睁睁看着简隋英一步一步走向他,他的目光冰冷得犹如无机质,脸上还挂着泪痕,看的李玉心头一悸。他明明已经得偿所愿,弄死了那个该死的情敌,可李玉却一丁点也高兴不起来。


简隋英身形不稳,似乎随时都可能栽倒,李玉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护着他,下一秒他却被简隋英以迅雷之势用枪抵住了脑门——用他别在腰间那把刚刚威胁过简隋英的枪。


须臾之间,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齐刷刷地将手中的武器对准了甲板上这个胆敢用枪指着他们老大的男人。


“把枪都放下!”


李玉一声喝下,众人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在阿刚的带头下缓缓放下武器,李玉一把攥住简隋英的手腕,借力把枪口在额头上抵得更紧:“开枪啊!你不是想给他报仇吗?你他妈开枪啊!”


简隋英冷冷凝视着他,嘴唇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你以为我不敢?”


扳机扣动的瞬间,简隋英听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结果下一秒,想象中的血腥画面并没有出现,他手中的利器仿佛只是一枚发霉了的哑炮,原来这把枪是没有子弹的。


李玉被简隋英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深深刺痛了,他握着那细瘦手腕的力量不自觉加重,咬牙怒道:“你心里就是这么想我的?你以为我真的会用有子弹的枪指着你?简隋英!”


简隋英气的声音都在抖:“有什么不会的?李玉,你现在还有底线吗?”


察觉到简隋英脉搏跳的飞快,李玉似乎终于从疯魔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可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面前人就毫无预兆地向前栽去,如同被疾风折断的风筝,李玉连忙伸手托住他,却蹭了一手的血,无故吐血,是典型气急攻心的症状。


秦晚照是被他提前安排好佯装出海打渔的渔民救起的,不知道是他命大还是那帮杀手枪法太差,混乱中他只被子弹擦伤了左臂,他在渔民的破旧茅草屋中联系上了在暗中一直伺机而动的支援团队。


赵局在电话那头气的牙根痒痒,破口大骂道:“秦晚照!你小子他妈怎么想的?孤身闯虎穴!你以为你是Iron Man呢?有没有一丁点身为警务人员的警惕心?”


刚泡过水的耳朵被老头儿吼得差点聋了:“赵局,我这不是没事儿嘛,您放心我心里有数,我这次去本来也没想过以少胜多,定位追踪器已经放置妥帖,跟着它把这帮杂碎的老巢端了只是时间问题。”


赵局见他没什么大恙,也懒得再费口舌:“你倒是会放长线钓大鱼,少他妈废话!老老实实呆着养伤,之后的任务都不用参加了。”


秦队长自动把老头儿最后一句话当放屁,把手头的紧要工作处理妥帖才倒出空来修他那被海水腌成了咸盐味的手机。好在他这手机足够抗造,水甩干了照常能用,就是好像网络出了点故障,其他微信消息999+他都照收不误,可偏偏置顶联系人的对话框一点儿动静没有。


秦晚照自认自己不算一个色令智昏的恋爱脑,也早过了年少轻狂爱粘人的年纪了,可他在暗礁处躲避的时候似乎真的听见了简隋英的声音,不仅像,而且声嘶力竭,听得人撕心裂肺的。


简隋英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一个奉公守法的大老板怎么可能跟缅北地区大名鼎鼎的毒枭扯上关系?


秦晚照越想越觉得自己脑子进水了,可手指头不听主人的话,还是擅自主张给人家拨了好几通电话,在各种能联系到简隋英本人的途径通通被切断之后,他在梁秘书那里得到了简隋英出国谈生意的消息。


“什么时候?”

“3月11号。”


秦晚照吓得手机差点没拿稳:“你说什么?”是他俩聊天记录停止的那天!


李玉的游轮上只有一个擅长处理外伤的外籍医生,给简隋英配的药一点作用都没有,急得李玉几次差点掏出枪把他崩了。自打那天被李玉抱回船舱里,简隋英便一直昏迷不醒,如果不是他鼻息尚存的一丝气息,简直如同死了一般。


李玉根本等不及返航,再这样下去,他们随身携带的营养针和药品根本不够给简隋英续命的,而且他也等不起,天知道会拖成什么他无法承受的后果,一想到简隋英可能有生命危险,李玉恨不得替他去死。


李玉不顾众人的阻挠只身带着简隋英乘坐事先预备好的救生艇漂到了沿途最近的小镇,看着两人愈行愈远的背影,游轮上这群亡命徒面面相觑,似乎第一天真正认识他们跟随了大半年的老大。


小地方医疗水平有限,辗转几家医院都查不出简隋英昏迷不醒的真正原因,这群庸医只会告诉李玉他的生命体征平稳,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可他什么时候能醒?没一个人能给他答案。


就在李玉濒临崩溃的时候,一位老者为他点燃了那盏指路明灯:“你去隔壁XX村找一个叫天擎的人,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神医,专治疑难杂症,你不妨带人去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话说天擎实乃当地头号怪人,都说医者仁心,但他这颗心仁不仁却完全看他心情,高兴的话路边的流浪乞丐他也要救,不高兴的话天王老子来了他也就是一句没辙。这人性情不定,又不爱慕女色钱财,完全让人摸不准讨好的路数,李玉早做好了被各种刁难的心理准备,却没承想天擎只瞥了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简隋英一眼,便立刻同意施针救人,只不过他有一个条件。


天擎转着圈把李玉打量了一遍,语气有些玩味:“你们两个,我只救一个。”


李玉脸上带着的那抹惯常的淡漠略微有些松动,他本来还对这个赤脚医生的医术心存疑虑,此刻却放下心般不动声色地试探道:“我好好的站在这,没病没灾,有什么好救的。”


天擎知道李玉是在试探他,却并没有生气,他的眼神带着审视,扎的李玉十分不舒服:“年轻人,别拿心理疾病不当病,你之前滥用的抑制类药物已经在你身体里开始反噬。”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探李玉的脉搏:“你这紊乱的脉搏就能证明你已经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了,你早就意识到了,不是吗?”


李玉沉默地看着他,天擎的下一句话却让他怔住了:“过度用药就算了,但你怎么能随意调换药性完全相反的药呢?要么你的医生属实是个庸医,要么你是被人算计了。”


李玉闭上眼深吸了两口气,事情已经再明显不过,可这现在都不重要了:“您果然是高人,求您救救他,只要他没事,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天擎不难从李玉面上流露出的情绪推断出二人的关系,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世外高人此刻也只能轻轻哀叹,转身救人。


几针施下去,昏迷中的简隋英嘴角突然溢出一口黑血,呛血的声音让等在房门外的李玉心急如焚,如坐针毡,就在他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房门开了。


天擎拎着药箱走出来,淡淡看了他一眼:“从今往后21天,按着我的药方煎好了喂他喝下去,若能醒则无碍,若仍是不醒,后院有个坟头,拖过去埋了吧。”


李玉无暇理会他话语中的不敬,可研磨的再细腻的药汁喂到简隋英嘴边也是徒劳,褐色的药汤随着嘴角滑落,竟是一滴都进不到那人胃里,李玉不得不猛灌几口再捏开他的嘴一点一点渡进去,每一口药都凝结成一个吻的样子。


几天下来,简隋英的手脚渐渐染上温度,李玉却仍是害怕,明明把人抱在怀里,却仍无时无刻感觉到他们二人的缘分在流逝,每一个纠缠着药草香的吻下去,李玉的心都如同在炼狱煎熬。


都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他是真的怕把他们两人这辈子的吻都提前透支了,连同过去的情分一起,石沉大海。


简隋英像是经历了一场漫长的冬眠,梦里他被分割成不同的年纪,去体验全然不同的生活,有时候他变成一个少年,倚在高三一班的门口等秦晚照下课,两人一起去小卖部买零食,路上秦晚照会不知不觉给他哼一首当下流行的情歌;有时候他又变成了二十六七岁的模样,和李玉依偎在他们新装修好的房子里亲吻。


可不论梦境的开头如何,却总是走向同一个结局,李玉拿枪抵着秦晚照后脑勺,一脸狰狞地质问他:“你想让他死吗?还是你想让他成为烈士?”


见简隋英脸色惨白,李玉嗤笑道:“开玩笑的,干嘛死呢?死了你就永远忘不了他了,活人是永远赢不了死人的。可我也不能让你们如此情深义重下去,那就不死吧,不死也有很多种办法啊?最简单的,一支几毫升的海洛因就可以搞定。”


“不!”


简隋英惊叫着从噩梦中醒来,他环顾四周,一时竟不知道自己身居何处。李玉正在厨房给他煎药,这声惨叫几乎吓得他魂飞魄散,李玉跑进屋看到简隋英安然无恙的坐在床上,脸上的欣喜根本无处躲藏:“简哥,你终于醒了。”


简隋英看向他的目光有一瞬间的狠戾,不过很快又归于平静,这一切都被李玉尽收眼底,他跪在床边握着简隋英的手放到唇边轻吻:“简哥,我知道你恨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是真的爱你。”


简隋英漆黑的眸子一眼不眨地望向前方,许久过去,就在李玉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竟破天荒地得到了一句淡淡的“好”。


有那么一瞬间,李玉以为自己幻听了,简隋英抽出冰凉的手指不动声色地抚上他的脸颊:“你还想要什么?陪你睡觉?跟你结婚?还是跟你一起做毒枭?你说出来,我都如你所愿。”


李玉的眼圈倏地红了,他的声音近乎哽咽:“我要你爱我,像从前那样。”


简隋英静静地听着,甚至回给他一个微笑,只不过那笑容看得李玉心惊胆战,简隋英说:“李玉,你真贪心,时至今日我如果还爱你,那我还算是人吗?”


——————————————————

作者的话:


啊啊啊啊啊终于赶在4月最后一天更新了,拖更这么久实在是不好意思,最近实在是抽不出时间+身体抱恙……


不过大家请放心,这篇文不存在坑的可能,所以大家也不用在评论私信问坑不坑的问题啦,毕竟剧情已经快进行到结局了,上次抓了两个评论的朋友点梗,但我大家都没点,可能是爱惜我哈哈也可能是没啥想看我写的,所以这次就不抓了。


最后祝大家五一假期愉快~

评论(117)

热度(590)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