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公子

酒香也怕巷子深
没有微博禁止转载

听说『李玉那玩意儿不好使』?!


又名『简隋英终于肯叫老公了』の无脑甜番,原著党不影响食用,算姗姗来迟的李玉生贺~

—————————————————


简东远一家三口接连的“意外”事故,给简老爷子造成了不小的打击。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但任老爷子嘴上再逞强,旁人也都看得出来,老头儿身子骨不似从前了。


对于这件事,完全知道内情的简隋英和李玉难免自责,于是两人定下了一个月回一次秦皇岛探望老爷子的计划。毕竟家人的陪伴胜过一切,老爷子偶尔有点头疼脑热,只要一见简隋英准好,比吃什么灵丹妙药都管用。


这天,简隋英跟李玉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刚进门,沙发上看报纸的老爷子就站起身朝简隋英走过来并伸手摸了摸他的裤子,刚要骂人,突然手一顿。


还没等老头儿说话,简隋英自己乖乖扒开裤腰给老爷子看:“喏,爷爷你看,穿秋裤了。”


身后的李玉对着老爷子淡淡一笑:“爷爷,您放心,简哥不穿秋裤我是不会让他出门的。”


老爷子看着眼前这个孙媳妇儿,那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家世好,模样好,还会疼人,任何长了眼睛的人都必须承认,李玉把简隋英照顾的很好。


老爷子先是夸了李玉两句,随即话锋一转,又开始念叨简隋英:“还是太瘦了,穿了秋裤腿还这么瘦,你又不当模特,腿要这么细干什么?”


一提这茬,简隋英就头疼,晚饭的时候老爷子和李玉配合的相得益彰,你夹块排骨,我剥碗虾,害得简隋英硬生生往嘴里塞了两大碗米饭,撑得他自觉肚皮溜圆。


李玉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简隋英正躺在床上眯着眼睛揉肚皮,一见他就发作开了:“李老二,你说你刚才吃饭的时候不帮我解围就算了,还伙同老爷子一起往我碗里夹菜,你看看我这撑得,肚子都要爆炸了!”


李玉噗呲一笑,拎着吹风机过去给他吹头发:“简哥,这是你的幻觉,实际上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给人家吹完头发,李玉还坏心眼的按了按简隋英的肚皮,嘴里不知道在小声嘀咕些什么。简隋英气的拿脚踹他,却被李玉抢先一步握住了:“简哥,该剪指甲了。”


简隋英也不知道李玉什么毛病,特别热衷于给他修剪指甲。修手嘛,是为了保护自己,不然李玉的后背总是花红柳绿的,虽然李玉十分享受被老婆挠,但他打拳的时候需要赤裸上半身,总归影响不好。


至于脚,那纯纯是李玉的个人爱好,而且李玉每次给他剪脚指甲的时候还要故意在他脚心那里按一下。简隋英一开始没多想,直到有一次偶然看到别人给猫剪指甲,这才反应过来合着李玉这小子是把他的脚当猫爪了,非得捏一下,爪子才能张开。


李玉一边抓着人家的脚一边嘚啵:“简哥,你还记得么?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打球脚受伤了,我送你回家。”


简隋英想起这事儿就来气:“你还好意思说?你起来的时候还在我腿上踩了几脚,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李玉急了:“怎么可能?我哪有那么坏,我……我,我只是想说我第一次看见你的脚就觉得非常漂亮了。”


简隋英心里暗笑,顺带体贴的换了个话题:“李玉,你再捏我脚心可别怪我脚下无情哈……”


李玉毫无惧色,甚至在他刚修剪完的左脚脚背上轻轻啄了一口:“这只好啦,换下一只。”


保姆正准备把煮好的牛奶给两人往屋里送,老爷子就径直要了过来:“我来吧,正好有事儿跟隋英说。”


机缘巧合造就了老爷子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副画面:简隋英闭着眼睛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李玉背对着门口小媳妇儿似的坐在床边给他那不懂事的大孙子剪指甲,任劳任怨不说,简隋英那晃悠的脚丫子还不老实,时不时给人家一下子。


“咳!”老爷子重重咳了一声,把简隋英吓得一激灵,猛地把脚抽回来然后坐直了:“爷爷,那个,不是你想的那样……”老爷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屋里属于小两口的甜蜜氛围太浓了,腻歪得他都不好意思进来。


简隋英眼疾手快的接过了老爷子手里端的牛奶,老爷子的目光越过他看向坐在原地没挪位的李玉,不知想到了什么,把正事儿都忘了,哼了一声就走了。


简隋英把牛奶放在床头,斜了李玉一眼:“你是不是故意的?干嘛不站起来说话,搞得像我欺负你似的。”


这回李玉是真冤枉,他无奈的扶住额头,艰难道:“简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真没法起来。”


“怎么的?腿麻了?”


李玉低头用手遮住大半张脸,却遮不住迅速泛红的耳朵尖:“不是,我……ying 了。”


简隋英这才发现李玉的小帐篷此刻正精神抖擞地支棱起老高,他实在没想到李玉能这么禽兽,他都不知道怎么骂了。这大学都毕业了,咋青春期的荷尔蒙还没分泌完呢?


临回北京之前,老爷子单独把李玉叫到书房,叮嘱了一番:“李玉阿,我那孙子从小被惯坏了,没有个大人样儿,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要实在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替你做主。”


李玉知道老爷子这是对那天的事儿误会了,赶忙解释:“爷爷,您误会了,简哥对我特别好,我们俩相处的也特别融洽。简哥很关心我的,我们俩平时有话聊,做生意什么的,也有个出主意的,生活上能互相照顾,我们真的特别好。”


没想到弄巧成拙,他越解释老爷子越觉得有问题,再一联想隋英之前跟他说过的那个“秘密”——李玉那玩意儿不太好使,老头儿顿时豁然开朗了。


怪不得他总觉得李玉对自己大孙子有些过分殷勤了呢,虽说简隋英是万里挑一的,可李玉的条件也不差,而且他俩之前分分合合的事儿老爷子也略有耳闻,李玉这么穷追不舍,想必是有些“难言之隐”在身上的。


因为自卑,所以讨好。


老爷子认定了事实,根本不听他解释,鬼鬼祟祟地从柜子里拿出一大包草药递给李玉:“这东西是我从一个老神医那里要来的,你每天饭后按时喝,一天三次,不出三个月就能看到效果,坚持喝上这么一年,保证你跟其他同龄小伙子一样!”


???李玉一脸懵的接过药包:“爷爷,这是?”


老爷子冲他眨了眨眼:“孩子,放心吧,我没跟别人说是你喝,连隋英都不知道。不瞒你说,我当年当兵那会儿,有个战友打仗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那里,也是薛神医给治好的,他可比你严重多了。”


李玉的大脑短暂宕机了一下,片刻后终于反应过来了,显然他已经猜到这药是治什么的了,他只是不敢相信:“所以,是简哥跟您说我那里有问题?”


老爷子怕他难受,连忙安慰:“不是,隋英没有嫌弃你,孩子你别多心,他也是关心你。”


李玉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到底在老爷子面前勉强维持住了翩翩风度,皮笑肉不笑道:“谢谢爷爷,我回去一定会按——时——吃——的。”


简隋英眼睁睁看着李玉被老爷子叫进了书房,出来的时候手里还拎着一个老年人专用兜子,奇怪的是,李玉认认真真的把这包东西放在后排座椅上,还特意系得严严实实的,好像里面藏了什么稀世珍宝。


“爷爷给你拿的是什么呀?”简隋英生怕老爷子又从哪淘来什么增肥养膘的东西给他吃,他是真怕了。


驾驶座上的李玉面无表情:“没什么,爷爷给我的,对我好的东西。”


他这么说,简隋英更好奇了:“什么好东西啊,怎么光给你不给我?不行我得看看。”


李玉按住他不老实的爪子,露出了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别着急,等晚上你就知道了。”


李玉这一晚的禽兽开关就没停过,跟特么永动机似的,哪怕中场休息也要死死缠着人家。简隋英在昏迷和苏醒里往复循环,一睁眼都半夜两点多了,李玉还在那不知疲倦的折腾呢。


简隋英困得眼皮直打架,推了他一把:“不是,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还能来呢?”


李玉没头没尾来了句:“简哥,在你之前我从来没谈过恋爱。”


“嗯,我知道啊。”


“我所有的第一次都是跟你。”


“嗯,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玉俯下身把他搂的紧紧的,声音有些闷:“所以,如果你对我那方面的表现不满意,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一定会努力满足你的。”


简隋英闻言终于睁开了一只眼睛:“谁说我对你不满意了?”


李玉委屈的天都塌了:“那你跟爷爷说我那玩意儿不好使,爷爷给我弄了一大包草药,我真有那么差吗?”说着还坏心眼的动了一下。


简隋英一下子精神了:“不是,我什么时候说……阿,我靠!”他想起来了,顿觉有些哭笑不得。


他本来没打算跟李玉解释,但看孩子这样着实受了打击,心一下子软了下来,简隋英胡噜了一把李玉的头发,哄道:“你一点也不差,我那是跟老爷子开玩笑呢。”


李玉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嘴上却依旧委屈巴巴:“你不用骗我,我能接受事实。”


简隋英有些恼怒:“非得我说你很厉害是吧?”


李玉循循善诱:“我不厉害,不然怎么会这么久了,你连声老公都不肯叫。”


简隋英乐了:“合着在这等着我呢?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叫的。”


“我马上过生日了,这是我最想要的生日礼物!”


简隋英不为所动。


李玉气结,为了能让简隋英喊他一声老公,他使遍了浑身解数,各种威逼利诱,可那人骨头大概是铁打的,哪怕被他折腾的濒临崩溃,也不肯松口。


一般这个时候李玉要再想强求,简隋英就会用通红的眼圈倔强的看着他,把嘴巴里的嫩肉都咬破了,也不肯服个软儿。


李玉每每看到他推拒自己的手,和那手腕上狰狞的疤,就什么欺负他的坏心思都没有了,真是一点都舍不得。


“算了……”折腾到最后,李玉近乎自暴自弃的安慰自己:“不叫就不叫吧,反正事实胜于雄辩。”


这一下闹得太晚,第二天两个人都没起来,简隋英睁开眼睛的时候,李玉还在熟睡,他结实有力的手臂横在简隋英胸前,带着坚决而独霸的意味。


简隋英费力地翻个身窝进他怀里,阖着双眼的李玉依旧俊美无比,简隋英的指尖轻轻拂过李玉鬼斧刀刻版的脸庞,思绪不由自主地飘回了前段时间。


年底堆积的工作太多,李玉的生日又马上要到了,简隋英本来想赶紧弄完,好跟李玉出去度个小假。可惜天不遂人愿,越是忙的时候越有人要来跟他添堵。他堂姐家的儿子比当年的白新羽还要废物败家,虽说简隋英早就从之前他们共同持股的公司里退出来了,可现在老简家就指着他这么根有出息的独苗儿,那帮亲戚就又一窝蜂的沾过来了,他想躲都没地方躲。


“隋英,我知道你当年对我有误会,可咱们毕竟是亲戚,你总不能看着我儿子被赌场那帮人砍手砍脚吧?”


简隋英掀起眼皮淡淡看了她一眼:“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儿子第二次去澳门赌了,就算是亲戚,我也没义务一直为你儿子擦屁股吧。”


他堂姐声泪俱下,丝毫不在意脸面:“小博是交了坏朋友才犯这么大的错,隋英,如果你不管他,他这次肯定凶多吉少了。”


简隋英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丝毫不为所动。


他堂姐见状只得使出杀手锏:“好,你爸爸不在了,看来你眼里也没有我们这些亲姊热妹了,我也不跟你说了,我去求老爷子。”说着起身就要走。


这话正戳中简隋英软肋,他硬生生逼回脱口而出的脏话,起身冷道:“别去找爷爷,老人家上了年纪受不得刺激,给我两天时间,我想想办法。”


晚饭的时候,简隋英什么都吃不下,喝了两口粥就说饱了,李玉也不勉强,只是把他拉到沙发边,让他躺在自己腿上,用手轻轻给他揉太阳穴:“怎么了?”


简隋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李玉说了,他叹了口气:“我肯定不能让她去跟爷爷胡说八道,这些糟心事儿我听了都头疼,更别说我爷爷那身体了。”


李玉看着简隋英疲倦的面容,再一想到他这么多年肩上扛的重担,心里顿时腾升起一股无名火,有对简家那些不伸手只张嘴的亲戚的,但更多是对他自己的,他来的太晚了,简隋英这么多年一个人撑着心太累了。


他心里虽然哑火,语气却依然温柔:“简哥,别担心,这都是小事儿,交给我。”


简隋英闻言睁开眼睛,有些担忧道:“你不会又要动用那些关系吧?你别……”


李玉笑着亲了他一口:“你放心,我有分寸。”


关于李玉在某些方面的能力,简隋英确实不服不行,短短两天时间,他就接到了他堂姐的道谢电话。这已经不是李玉第一次帮他解决烦心事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简隋英身边也有了这么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甚至依赖的人。


从他记事起,无数次,他被他爸、赵妍母子、家里那帮糟心的亲戚气的浑身直抖,却只能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车里自我消化。这些负面的情绪他绝不允许任何人看见,只有车里这狭小的空间能给他带来一丝丝安全感。渐渐的,他自我愈合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强,可他却始终忘不了在一根接一根的烟雾缭绕里,他真正期待的是什么。


简隋英一眼不眨地看着面前这张脸,轻轻嗅着他身上独有的味道,内心涌上一股微妙的感觉,这个人明明比他小了好几岁,却能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安全感,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想起昨晚李玉死乞白赖非逼着他叫老公的傻样儿,简隋英描绘着人家眉眼的手指顿住了,上下嘴皮一合,鬼使神差地叫了一声“老公”,用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音量。


话音还没落地,简隋英的手腕突然被一只带着灼人温度的大手握住了,李玉猛地睁开眼睛,眼角的笑意止都止不住,他扑到简隋英身上:“简哥,你叫我什么?再叫一遍!”


简隋英没想到他在装睡,顿时臊的脸通红:“滚!”


李玉兴奋的恨不得把简隋英生吞活剥,这绝对是他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他赖在人家身上非逼着简隋英再喊一遍,结果当然是没戏。


不过不要紧,简隋英这一声情不自禁的“老公”已经深深刻进李玉心里,不肯再叫就不叫吧。


反正,一辈子叫一次,叫一次一辈子。


——————————————————


作者的话:

年底太忙,身体又不好,外加甜文实在不是我的擅长,实在抱歉李玉生贺拖到现在才发出来~


截止目前,答应大家的『无耻之徒』三篇番外已经全部完成啦,这篇文也算彻底完结撒花啦!


『反方向的钟』争取周末更,嘿嘿~

评论(144)

热度(17714)

  1. 共76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